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兰吟

静静为你,守候在那宁静的港湾。

 
 
 

日志

 
 

评杜预《春秋左传序》的“三体五例”问题(二)(作者 陈恩林)  

2010-09-01 22:01:32|  分类: 星际漫游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杜预的“五例”说,则古今学术界鲜有正面批评者。杨向奎先生也回避这一问题。说:“杜预所谓‘为例之情有五’者,亦杜预之说而已。至于何人窜之于《传》,则不敢断言。”[26]因此,我们对“五例”也须加以讨论。

 考杜预的“五例”说,也来源于《左氏》。《左传》成公十四年云:“故君子曰:‘《春秋》之称,微而显,志而晦。婉而成章,尽而不污,惩恶而劝善。非圣人,谁能修之’。”但《左传》所载的这段话,据何休《左氏膏肓》云:“说《左氏》者曰:‘《春秋》之志,非圣人,孰能修之’。”可证它本是《左氏》学者讲《春秋》的话,并非《左传》原文。但后来被窜入到《左传》正文中了。既然“五例”不是《左氏》原文,那么杜预所谓以《左氏》“五例”探寻《春秋》“王道之正,人伦之纪”的说法就落空了。

 退一步说,即使“五例”是《左氏》原文,它也多属细琐的书写体一类,不达《春秋》“道名分”的大旨,所解经文常出误谬。如杜预说:“微而显”是“文见于此而起义在彼,称族尊君命,舍族尊夫人”云云。考《春秋》成公十四年载:“秋,叔孙侨如如齐逆女。”《左传》释曰:“秋,宣伯如齐逆女。称族,尊君命也。”《春秋》同年又云:“九月,侨如以夫人妇姜氏至自齐。”《左传》释曰:“舍族,尊夫人也。”杜预注:“舍族,谓不称叔孙。”在杜预眼中,《左传》所谓“称族”、“舍族”,意义非同寻常,是“文见于此而起义在彼”,也就是“微而显”之例证。其实,《左氏》的解释是错误的。这不过是《春秋》记事“先目后凡”原则的体现而已。如《春秋》僖公五年载:“夏,公及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会王世子于首戴。”又载:“秋八月,诸侯盟于首戴。”《公羊》释曰:“诸侯何以不序?一事而再见者,前目而后凡也。”是其证。对于《左氏》的解释,何休在《左氏膏肓》中就有批驳:“案襄二十七年,豹及诸侯之大夫盟,复何所尊而亦舍族?《春秋》之例,一事而再见者亦以省文耳。《左氏》为短。”宋刘敞也说:“《左氏》曰遂不称族,尊夫人也。非也。此所谓一事而再见,卒名耳。”[27]清代经古文学家郝懿行也不为杜预辩护,说:“一事而再见者,卒名之。侨如不氏,前已见也。”[28]由此可见,杜预的“微而显”云云。是不可信的。

 杜预说:“志而晦”是《左氏》所说的“与谋曰及之类。”这也不可信据。所谓“与谋曰及”见《左传》宣公七年:“凡师出,与谋曰及,不与谋曰会。”刘敞评这一传例曰:“且用《左氏》考之,凡先谋而后伐者,称会多矣,不必云及也。”[29]他举《春秋》桓十六年云:“夏四月,公会宋公、卫侯、陈侯、蔡侯伐郑。”依《左氏》传例,《春秋》书“会”,当为鲁不与谋。但《左传》是年载:“春正月,会于曹,谋伐郑也。”证明鲁参与策划了伐郑事件。由此,刘敞说左丘明是“自用其意说经”,所以《左氏》义例常与《春秋》经文矛盾。杜预把这种与《春秋》矛盾的传例也奉为“志而晦”,其说怎能成立?

 杜预说《春秋》桓元年书“郑伯以璧假许田”是“婉而成章,曲从义训,以示大顺”云云。但《公羊传》释此条经文则曰:“其言以璧假之何?易之也。易之则其言假之何?为恭也。曷为为恭?有天子存则诸侯不得专地也。”《谷梁》亦曰:“假不言以,言以非假也。非假而曰假,讳易地也。礼,天子在上,诸侯不得以地相与也。”依周代制度,诸侯土地为天子所封,诸侯不得私自以地相易。《春秋》以“正名”为宗旨,不给诸侯擅自易地的权力,故讳易而书“假”,根本不是什么“婉而成章,曲从义训,以示大顺。”

 杜预说“天王求车、齐侯献捷”是“尽而不污”云云。《左传》载此二事,于桓十五年云:“春二月,天王使家父来求车。非礼也。诸侯不贡车服,天子不私求财。”于庄公三十一年云:“六月,齐侯来献戎捷。非礼也。凡诸侯有四夷之功,则献于王,王以警于夷。中国则否,诸侯不相遗俘。”因为此二事皆违背周礼,所以《春秋》作为非常事而记载下来。《公》、《谷》二传释“天王求车”与《左氏》精神一致。《公羊》云:“王者无求,求车非礼也。”《谷梁》云:“古者诸侯献于天子以其国之所有,故有辞让而无征求。求车非礼也。”而《公羊》释“齐侯献捷”则云:“齐大国也,曷为亲来献戎捷?威我也。”是齐挟胜戎之势而向鲁示威,迫鲁屈服。所以,这两件事都没有“污”与“不污”的问题。

 杜预说《春秋》书“齐豹盗,三叛人名”是“惩恶而劝善,求名而亡,欲盖而章。”书齐豹盗之事见于《春秋》昭公二十年:“秋,盗杀卫侯之兄絷。”杜注云:“齐豹作而不义,故书曰盗,所谓求名而不得也。”三叛人事,一见《春秋》襄公二十一年:“邾庶其以漆、闾丘来奔。”二见昭公五年:“夏,莒牟夷以牟娄及防兹来奔。”三见昭公三十一年:“冬,黑肱以滥来奔。”《左传》君子曰评论此四事曰:“名之不可不慎也如是。夫有所有名而不如其已。以地叛,虽贱必书地以名其人。终为不义,弗可灭已。是故君子动则思礼。行则思义。不为利回,不为义疚。或求名而不得,或欲盖而名章,惩不义也。齐豹为卫司寇,守嗣大夫,作而不义,其书为‘盗’。邾庶其、莒牟夷、邾黑肱以土地出,求食而已,不求其名,贱而必书。此二物者。所以惩肆而去贪也。”杜预发挥君子曰之言,说齐豹杀人是为“求名”。三叛人奔鲁是为掩饰其名。而《春秋》则相反,求名者不书名,掩其名者偏书名。但是,《左传》明载:“卫公孟絷狎齐豹,夺之司寇与鄄,有役则反之,无则取之。”因此激怒齐豹,使他联合北宫喜等杀了公孟。君子曰也承认“齐豹为卫司寇,守嗣大夫,作而不义,其书为‘盗’”。齐豹已是有名之人,又怎能说齐豹杀人是为“求名”呢?至于三叛人,一个出于莒,两个出于邾。莒、邾皆鲁毗邻小国。三叛人在国内激烈的倾轧中失势,不得已而带采邑奔鲁,不存在掩饰其名的问题。《春秋》所以书其名,《左传》明言是“尊地也。”由此可见,《左传》君子曰所谓“求名而不得,欲盖而名章”是与《左传》传文相矛盾的。并且,君子曰称此四事为“微而显,婉而辩”,而杜预则说是“惩恶而劝善”,彼此也相违异,其说又怎能令人信服?对此,赵匡批评说:“据《左氏》说,齐豹乃是怒絷而杀之,何得妄有求名之义乎?且推之情理,凡杀人者。皆谓怀怨不胜其怒,乃为乱耳。又云三叛人欲盖而名彰。言其贱必不书其名。夫子矫其心而书尔。如此则三人预知夫子修《春秋》贱者不书其名乎?为是将地赂鲁而属夫子令不书乎?何言欲盖也?皆妄为曲说,殊可怪也。”[30]叶梦得《春秋左传谳》也说“求名而不得”与“欲盖而名章”二例。“尤以见《左氏》非正受经者,间闻其说而不知其孰谓,是以言之每不当处也。”[31]他们的批评都是对的。

 综上可见,杜预的“三体五例”说是《春秋左氏》学中的一大疵点。“三体”既非周公旧例,也不是孔子变意,而是《左传》编著者所加,是《左传》作者所总结的《春秋》书法原则,应为《左传》原文之一部分。“五例”是汉代《左氏》学者赞美《春秋》之辞,后被窜入到《左氏》原文中。杜预提出“三体五例”说,目的在于抬高《左传》传经的地位,以与《公羊》、《谷梁》等今文经学分庭抗礼。但从学术的角度说,《左传》传经重在传事,传义非其所长。如果强以“三体五例”解《春秋》之义,实在谬误很多,不足信据。

                          





注:

 

[1] 沈玉成、刘宁:《春秋左传学史稿》,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年6月版,第139—144页。


[2] 刘知几:《史通·申左》、《古今正史》,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


[3] [15] [16] 皮锡瑞:《经学通论》卷4《春秋》,中华书局1954年版。


[4] 皮锡瑞:《经学历史》卷3《经学昌明时代》,中华书局1987年版。


[5] [13] 陆淳:《春秋集传纂例》卷1《赵氏损益义第五》,《古经解汇函》本。


[6]孔颖达:《春秋序》疏,《十三经注疏》本。


[7] 《左传》僖公十九年。


[8] [9] [27] [29]刘敞:《春秋权衡》卷4、卷1、卷5、卷3,《通志堂经解》本。


[10]王皙:《春秋皇纲论》卷4,《通志堂经解》本。所云《左传》凡例见成公十八年。


[11]叶梦得:《春秋考·统论》卷3,清武英殿聚珍版。


[12]吕大圭:《春秋五论》之五,《通志堂经解》本。


[14]陈澧:《东塾读书记》卷10,《清经解续编》本。


[17] [18] [19] [20]刘逢禄:《左氏春秋考证》隐公篇、庄公篇、证续经之谬,《清经解》本。


[21]康有为:《新学伪经考》卷3《汉书·艺文志辨伪上》,古籍出版社1956年版。


[22]杨伯峻:《春秋左传注·前言》,中华书局1990年版。


[23] [26]杨向奎:《略论“五十凡”》,《绎史斋学术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原载于《史学论丛》第2册,北京大学潜社,1935年11月。


[24] [25]杨向奎:《论〈左传〉之性质及其与〈国语〉之关系》,《绎史斋学术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原载于《史学集刊》1936年2期,前北平研究院。


[28]郝懿行:《春秋说略》卷8,光绪七年本。


[30]陆淳:《春秋集传辨疑》卷10,《古经解汇函》本。


[31]叶梦得:《春秋左传谳》卷5,四库全书本。


 (原载《史学集刊》1999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