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兰吟

静静为你,守候在那宁静的港湾。

 
 
 

日志

 
 

齐物论(五)  

2010-09-07 22:17:32|  分类: 星际漫游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瞿鹊子问乎长梧子曰①:“吾闻诸夫子②,圣人不从事于务③,不就利④;不违害⑤,不喜求,不缘道⑥;无谓有谓⑦,有谓无谓,而游乎尘垢之外。夫子以为
孟浪之言⑧,而我以为妙道之行也。吾子以为奚若⑨?”
  长梧子曰:“是黄帝之所听荧也⑩,而丘也何足以知之!且女亦大早计(11),见卵而求时夜(12),见弹而求鸮炙(13)。予尝为女妄言之,女以妄听之。奚旁日月(14),挟宇宙?为其脗合(15),置其滑涽(16),以隶相尊(17)。
众人役役(18),圣人愚芚(19),参万岁而一成纯(20)。万物尽然(21),而以是相蕴(22)。
  “予恶乎知说生之非惑邪(23)!予恶乎知恶死之非弱丧而不知归者邪(24)!丽之姬(25),艾封人之子也(26)。晋国之始得之也,涕泣沾襟,及其至于王所(27),与王同筐床(28),食刍豢,而后悔其泣也。予恶乎知夫死者不悔其始之蕲生乎(29)!梦饮酒者,旦而哭泣;梦哭泣者,旦而田猎(30)。方其梦也(31),不知其梦也。梦之中又占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且有
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而愚者自以为觉,窃窃然知之(32)。君乎、牧乎,固哉(33)!丘也与女,皆梦也;予谓女梦,亦梦也。是其言也,其名为吊诡(34)。万世之后而一遇大圣,知其解者,是旦暮遇之也(35)!
  “即使我与若辩矣(36),若胜我,我不若胜(37),若果是也,我果非也邪?我胜若,若不吾胜,我果是也,而果非也邪(38)?其或是也,其或非也邪?其俱是也,其俱非也邪?我与若不能相知也,则人固受其黮?(39),吾谁使正之(40)?使同乎若者正之?既与若同矣,恶能正之!使同乎我者正之?既同乎我矣,恶能正之!使异乎我与若者正之?既异乎我与若矣,恶能正之!使同乎我与若者正之?既同乎我与若矣,恶能正之!然则我与若与人,俱不能相知也,而待彼也邪(41)?
化声之相待(42),若其不相待,和之以天倪(43),因之以曼衍(44),所以穷年也(45)。
  “何谓和之以天倪?曰:是不是,然不然。是若果是也,则是之异乎不是也亦无辩;然若果然也,则然之异乎不然也亦无辩。忘年忘义(46),振于无竟(47),故寓诸无竟(48)”。
【注释】
  ①瞿鹊子、长梧子:杜撰的人名。
  ②夫子:孔子,名丘,字仲尼,儒家创始人。
  ③务:事,含有琐细事务的意思。
  ④就:趋赴,追求。
  ⑤违:避开。
  ⑥缘:因循。“不缘道”即不拘于道。
  ⑦谓:说,言谈。
  ⑧孟浪:言语轻率不当。
  ⑨奚若:何如,怎么样。
  ⑩听荧(yíng):疑惑不明。
  (11)大早:过早。计:考虑。
  (12)时夜:司夜,即报晓的鸡。
  (13)鸮(xiāo):一种肉质鲜美的鸟,俗名斑鸠。炙:烤肉。
  (14)奚:这里用同“盍”,意思是“怎么不”。旁(bàng):依傍。
  (15)脗:“吻”字的异体。
  (16)滑(gǔ):通作“汩”,淆乱的意思。涽(hūn):乱。一说讲作暗。
  (17)隶:奴仆,这里指地位卑贱,与“尊”相对。
  (18)役役:驰鹜于是非之境,意思是一心忙于分辨所谓是与非。
  (19)芚(chūn):浑然无所觉察和识别的样子。
  (20)参:糁糅。万岁:年代久远。“参万岁”意思是糅合历史的长久变异与沉浮。纯:精粹不杂,指不为纷乱和差异所乱。
  (21)尽:皆、全。
  (22)以是:因此,因为这个缘故。蕴:积。
  (23)说(yuè):通“悦”;喜悦。
  (24)恶死:讨厌死亡。弱:年少。丧(sàng):丧失,这里指流离失所。
  (25)丽:丽戎,春秋时的小国。姬:美女。“丽之姬”即丽姬,宠于晋献公,素以美貌称于世。
  (26)艾:地名。封人,封疆守土的人。子:女儿。
  (27)及:等到。
  (28)筐床:亦写作“匡床”,方正而又安适的床。
  (29)蕲(qí):祈,求的意思。
  (30)田:打猎。这个意义后代写作“畋”。“田猎”即畋猎。
  (31)方:正当。
  (32)窃窃然:明察的样子。
  (33)牧:牧夫,用指所谓卑贱的人,与高贵的“君”相对。固:鄙陋。
  (34)吊(dì)诡:奇特、怪异。
  (35)旦暮:很短的时间,含有偶然的意思。
  (36)若:你,即说话人的对方瞿鹊子;“我”则为说话人长梧子。
  (37)不若胜:即不胜你。
  (38)而:你。
  (39)黮(dǎn)?:昏暗不明的样子。“?”是“暗”字的异体。
  (40)谁使:使谁。
  (41)彼:这里讲作另外的什么人。
  (42)化声:变化的声音,这里指是非不同的言论。这一句及至“所以穷年也”,计五句二十五字,旧本原在下段中部“然若果然也”之前,今据上下文意和多本校勘意见前移于此。
  (43)倪:分,“天倪”即天然的分际。
  (44)因:顺应。曼衍:变化发展。
  (45)所以:这里讲作“用这样的办法来……”。穷:尽,终了。
  (46)年:概指生死。义:概指是非。
  (47)振:畅。竟:通“境”;境界、境地。
  (48)寓:寄托。
【译文】
  瞿鹊子向长梧子问道:“我从孔夫子那里听到这样的谈论:圣人不从事琐细的事务,不追逐私利,不回避灾害,不喜好贪求,不因循成规;没说什么又好像说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有说,因而遨游于世俗之外。孔夫子认为这些都是轻率不当的言论,而我却认为是精妙之道的实践和体现。先生你认为怎么样呢?”
  长梧子说:“这些话黄帝也会疑惑不解的,而孔丘怎么能够知晓呢!而且你也谋虑得太早,就好像见到鸡蛋便想立即得到报晓的公鸡,见到弹子便想立即获取烤熟的斑鸠肉。我姑且给你胡乱说一说,你也就胡乱听一听。怎么不依傍日月,怀藏宇宙?跟万物吻合为一体,置各种混乱纷争于不顾,把卑贱与尊贵都等同起来。人们总是一心忙于去争辩是非,圣人却好像十分愚昧无所觉察,糅合古往今来多少变异、沉浮,自身却浑成一体不为纷杂错异所困扰。万物全都是这样,而且因为这个缘故相互蕴积于浑朴而又精纯的状态之中。
  “我怎么知道贪恋活在世上不是困惑呢?我又怎么知道厌恶死亡不是年幼流落他乡而老大还不知回归呢?丽姬是艾地封疆守土之人的女儿,晋国征伐丽戎时俘获了她,她当时哭得泪水浸透了衣襟;等她到晋国进入王宫,跟晋侯同睡一床而宠为夫人,吃上美味珍馐,也就后悔当初不该那么伤心地哭泣了。我又怎么知道那些死去的人不会后悔当初的求生呢?睡梦里饮酒作乐的人,天亮醒来后很可能痛哭饮泣;睡梦中痛哭饮泣的人,天亮醒来后又可能在欢快地逐围打猎。正当他在做梦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睡梦中还会卜问所做之梦的吉凶,醒来以后方知是在做梦。人在最为清醒的时候方才知道他自身也是一场大梦,而愚昧的人则自以为清醒,好像什么都知晓什么都明了。君尊牧卑,这种看法实在是浅薄鄙陋呀!孔丘和你都是在做梦,我说你们在做梦,其实我也在做梦。上面讲的这番话,它的名字可以叫作奇特和怪异。万世之后假若一朝遇上一位大圣人,悟出上述一番话的道理,这恐怕也是偶而遇上的吧!
  “倘使我和你展开辩论,你胜了我,我没有胜你,那么,你果真对,我果真错吗?我胜了你,你没有胜我,我果真对,你果真错吗?难道我们两人有谁是正确的,有谁是不正确的吗?难道我们两人都是正确的,或都是不正确的吗?我和你都无从知道,而世人原本也都承受着蒙昧与晦暗,我们又能让谁作出正确的裁定?让观点跟你相同的人来判定吗?既然看法跟你相同,怎么能作出公正的评判!让观点跟我相同的人来判定吗?既然看法跟我相同,怎么能作出公正的评判!让观点不同于我和你的人来判定吗?既然看法不同于我和你,怎么能作出公正的评判!让观点跟我和你都相同的人来判定吗?既然看法跟我和你都相同,又怎么能作出公正的评判!如此,那么我和你跟大家都无从知道这一点,还等待别的什么人呢?辩论中的不同言辞跟变化中的不同声音一样相互对立,就像没有相互对立一样,都不能相互作出公正的评判。用自然的分际来调和它,用无尽的变化来顺应它,还是用这样的办法来了此一生吧。
  “什么叫调和自然的分际呢?对的也就像是不对的,正确的也就像是不正确的。对的假如果真是对的,那么对的不同于不对的,这就不须去争辩;正确的假如果真是正确的,那么正确的不同于不正确的,这也不须去争辩。忘掉死生忘掉是非,到达无穷无尽的境界,因此圣人总把自己寄托于无穷无尽的境域之中。”
【原文】
  罔两问景曰①:“曩子行②,今子止;曩子坐,今子起。何其无特操与③?”景曰:“吾有待而然者邪④?吾所待又有待而然者邪?吾待蛇蚹蜩翼邪⑤?恶识所以然?恶识所以不然?”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⑥,栩栩然胡蝶也⑦,自喻适志与⑧!不知周也。俄然觉⑨,则蘧蘧然周也⑩。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11)。
【注释】
  ①罔两:影子之外的微阴。景:影子;这个意义后代写作“影”。
  ②曩(nǎng):以往,从前。
  ③特:独。操:操守。
  ④待:依靠,凭借。
  ⑤蚹(fù):蛇肚腹下的横鳞,蛇赖此行走。蜩:蝉。
  ⑥胡蝶:亦作蜩蝶。
  ⑦栩(xǔ)栩然:欣然自得的样子。
  ⑧喻:通作“愉”,愉快。适志:合乎心意,心情愉快。
  ⑨俄然:突然。
  ⑩蘧(qú)蘧然:惊惶的样子。
  (11)物化:事物自身的变化。根据本段文意,所谓变化即外物与自我的交合,推进一步,一切事物也都将浑而为一。
【译文】
  影子之外的微阴问影子:“先前你行走,现在又停下;以往你坐着,如今又站了起来。你怎么没有自己独立的操守呢?”影子回答说:“我是有所依凭才这样的吗?我所依凭的东西又有所依凭才这样的吗?我所依凭的东西难道像蛇的蚹鳞和鸣蝉的翅膀吗?我怎么知道因为什么缘故会是这样?我又怎么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而不会是这样?”
  过去庄周梦见自己变成蝴蝶,欣然自得地飞舞着的一只蝴蝶,感到多么愉快和惬意啊!不知道自己原本是庄周。突然间醒起来,惊惶不定之间方知原来是我庄周。不知是庄周梦中变成蝴蝶呢,还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庄周呢?庄周与蝴蝶那必定是有区别的。这就可叫做物、我的交合与变化。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