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兰吟

静静为你,守候在那宁静的港湾。

 
 
 

日志

 
 

三爷(三)  

2011-11-23 17:06:09|  分类: 老外公麻辣味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爷爷的唯一儿子,六叔,说话了。

“父亲死的时候,我就五岁多。父亲的灵牌都端不稳……”

 

三爷爷出殡那天。

早上,天还没有亮。按照川东的习俗,一般在不到三更的时候,就开始出殡。天,下着蒙蒙细雨,没有人告诉我那是什么季节。只记得六叔多次谈起。

天,下着蒙蒙细雨,山间小道上满是泥泞。5岁多的六叔,还不能太准确地明白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被大爷爷他们让他继续穿着孝服,头顶着白色长长的一尺左右宽的布条,一直拖到脚后跟。孝布太长,六叔还没睡醒,不小心踩着孝布,一个咧绌,差点摔了一跤。引得旁边的大人一阵抽泣。

“外面路,滑得很,小娃儿走不稳哦。”有人提醒。

“找滑竿来抬嘛,不然怎么办啊?!”大爷爷说。(滑竿,川东地区流行的类似交通工具,一种简易的具有轿子功能的东西,一般是一张竹编的躺椅,用竹竿绑着,人坐在躺椅上, 2人抬着走。)

一会,滑竿准备好。二爷爷把六叔抱上滑竿,六叔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灵牌,两男人抬着六叔,朝三爷爷的墓地走去。

最前面的是开路的掌堂士(川东地区,把为逝者祈福的人,统称为掌堂士),打着锣鼓,唱着川东独有的去阴曹地府驱神避鬼的曲调,一边丢着买路纸钱。抬六叔的滑竿走在第二组,紧接着的是三爷爷的灵柩。最后的是冯三婆等送葬的人。

长长的送葬队伍,在风雨中,唢呐声,哭喊声,把雨水与泪水混合在一起。。。。。。前面刚刚撒下的买路钱,被后面送葬的脚印踩得七零八落。

唢呐声响彻山沟,在山沟里回响,显得特别凄凉。

这是六叔经常给我们回忆的场景。

 

三爷爷的墓地,在小丘旁边,坟地的前方是很大一片开阔的稻田,这在丘陵的川东地带,是少有的。沟壑分明,视野开阔,朝向很好。如果按照《易经》上,从墓地的方向来看,应该是块美穴地!这是后来,我去上坟的时候,留意到的。其实,三爷爷的墓地,距张家老院子,大约有一公里的路程。我始终很奇怪,为何三爷爷的墓地不能与张家老祖宗的墓地在一起?

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其中的缘由。记得曾经问过,好像有人告诉我,三爷爷是非正常死亡,不能进老祖宗的墓地。

 

我始终不明白,棒老二与张家到底结了什么仇恨?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