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兰吟

静静为你,守候在那宁静的港湾。

 
 
 

日志

 
 

三爷(七)  

2011-12-07 16:59:19|  分类: 老外公麻辣味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具体是哪一年,父辈都记不清楚。

    一天,天空中突然落下一团怪物,很大的东西从天而降,飘落在水稻田中。有人惊叫起来!

    慢慢地,飘落的怪物收拢,从水稻田中走出一个很高的人来。围观的人开始多起来。这怪物人慢慢吃力地从水稻田中走到田埂,走到路上。有人已经把伪政府乡公所的人喊来。这怪物叽里呱啦与周围的人说了一通,没人听懂他在说什么。

    乡公所的人找来上了几天洋学堂的读书人,叽里呱啦与怪物说了一通。乡公所马上找来滑竿,把怪物送到伪县政府,县政府又往上面送走了。

    其实,现在的人知道,那怪物并非什么怪物,而是一位美国飞行员,不知什么原因,被迫跳伞!

    这就是抗争留给故乡人们唯一的轰动。

    后来,三爷爷被活活疼死。至于大爷爷、二爷爷是怎么死的,没有人说起。好像,大爷爷二爷爷也没什么后人,至少我没见过他们。唯一我爷爷,活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

    冯三婆,在三爷爷死后,据说学会打枪,有时甚至双枪与土匪恶战。至于冯三婆是怎么死的,也没多人说起。每年烧香,在张家祖坟里,能找到冯三婆的坟地。

 

    49年后,川东解放。三姑爷,人称李三爷当起了村支书。那时的李三爷正值青壮时期,近三十岁。在众所周知的大跃进,大革命中,李三爷紧跟时代步伐。在我的记忆中,三姑爷的村支书是80年代才没担任。周围也没太多的血腥与冤案之类的传说。

    李三爷有两个女儿,两个儿子。属于儿女双全的人。李三爷如今依然健在。

    前几天回老家,一个熟悉的身影深深地刺痛着我。

    天,下着蒙蒙细雨,在快到老家的土里,透过车窗,看见一个衰老的身影,有几分熟悉,我知道那片地的主人是李三爷。坐在旁边的人介绍,那就是我们这里的当了三十多年的老支书--李三爷。。。。。。这人欲言又止。

    仔细辨认,那确实是李三爷,我的三姑爷。如今80多岁了,在这寒冷的细雨中,还在收割蔬菜,为的是明早能早点把蔬菜弄到市场上,买个好价钱。车缓缓地驶过,车内有些凝固,我也没有太多的能力,没去打搅他。他也不太接受我的打搅。每次回老家,我悄悄尽力送点什么过去,要强的李三爷,再三推辞后还是会接收,毕竟我是他大舅子的女儿,一切出于真心。

    我知道,三姑爷今年80多岁,姑姑也八十多岁。由于川东农村,三姑爷有儿有女,就没有任何养老保障,他们就只能在仅有的土地上种菜为生了。三姑爷生活在小镇上,小镇周围的土地被征用很多,征用土地的费用到农民手上,每个人就一两千块钱,两位老人一年的生活费都不够,没有经济来源,没有收入,两位老人只能养猪,种菜维持生计。

    记得有一次,我回老家,碰巧遇见姑妈,见到我,姑妈那满脸的皱纹顿时舒展开来,说:“女儿啊,我终于又看见你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就去见你父母了。”于是,我告知婆家兄妹,先去姑妈家歇歇。姑妈买了些煤,看着颤颤巍巍的姑妈,和她那弯曲的身子,我坚决地接过她的煤挑,吃力挑着煤挑地在小镇上行走。引来一阵围观,姑妈不断解释,这是我大舅子的女儿,她一定要帮我挑煤。

    姑妈告诉我,这些年,他们通过养猪、种菜是存得有点钱,但三姑爹把钱存得很紧,基本不用存款。是啊,都八十多的人了,生病是必然的事情,没有一点存款,生病了如何是好?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悄悄给了点钱姑妈。

    告别姑妈,我悄悄回到姑妈买煤的店里,一问老板,正如我猜想的一样,姑妈没付煤款。付过姑妈的煤款,心酸溜溜地离开老家。

    在我印象中能说会道的三姑爷,一个三十多年的老支书,老年却是如此凄凉。写到这里,我的眼泪噙满泪珠。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