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兰吟

静静为你,守候在那宁静的港湾。

 
 
 

日志

 
 

盗版,盗版2012之二  

2012-03-09 11:17:33|  分类: 第三只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北飘雪,染白慕尼黑
   

    一、迷失台北,下午茶时间


    我独自走在街上,沿街的橱窗透着五彩斑斓的光,渲染出街景中碎屑般的阳光,照透临街铺子里悠闲享受着下午茶与阳光的人们的心,淌在他们的笑里面。
    捧着鲜榨的芭乐汁,踏着灼热的地面,走过西门町的电视墙,浪漫的偶像剧把匆匆过往的人衬得苍白之极。不止一次想象过在这里和谁能擦肩而过,然后故事会像美丽的涟漪那样悄然荡开,却到现在才明白,这些想象有多奢侈。
    夜色来袭。
    夜市的灯光照得附近公园的天空黑得那么不彻底。我坐在公园的秋千上,听见隔壁那条大街上,计程车司机坏脾气地按着喇叭,想象着车子卷着尘埃,飞驰而过,隐没于台北沉沉的夜色中。101大厦的灯光耀眼得过了头,每一层的灯光都像是我期待的涟漪,荡开在夜色中,那么高大,又像是通往天界那绝美的阶梯。只是不知道,在那些灯光生命的尾端,在高高的101大厦顶,能不能看到慕尼黑广场上欢乐庆祝的人群。
    台北,城市的灯光褪了,留下的一弯无光的月,却会在午夜的台北找到她的光芒。而我呢,能找到什么,只找得到你说的那句,你不应该是我的梦想?
    莫名地觉得台北的暑气蒸发了我所有的悲伤。
    我站在台北的街头,看着灯一盏一盏地灭。或许我本该是这些灯里的一盏,自由而幸福地开着关着。最终却不能。就这样站着,直到繁华的街道没有了人,记忆零散地充斥着整颗心,然后迷失在记忆里,迷失在了台北街头。
    真希望有一场雨,冰冷地将我浇醒。


   二、 梦醒慕尼黑


    我在秋夜里蜷缩着,寒意蔓延到身体的每个细胞里,再条件反射地撑起整个身子。
    凌晨四点多。慕尼黑闹市区的灯光已经消失了好几个钟头了,橙黄的路灯照进廉价租出的旅店小单间的窗口,反倒使人寒冷不已。裹上毛衣,脚尖微踮起,却还是踩得中世纪的老旧地板吱吱地响。
    打开门,冷风灌进来,我浑身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手不敢扶住结着霜生了锈的铁栏杆,只好咬着嘴唇小心翼翼地爬那快要朽掉的木梯到屋顶。墨色的天空下,朱红的屋顶黯然失色了。而我坐在屋顶上,陪它一起黯然失色。不远处的玛利亚广场上,早起的人们还没登场,这让广场看起来大得很沉默。城堡一样的建筑环着广场,成片高贵的金黄却始终不能穿透夜色抵达我的眼底。广场边的老彼得教堂,天主的钟声响着,本该应声而飞的白鸽或许还在睡梦中。传说在那悠长旋转的木梯尽头,能看到阿尔卑斯山的容貌,不知道是否也能看见台北的星光。
    温暖的慕尼黑小巷里,临街的窗户前种着形形色色的花,知名的,不知名的。石阶弯弯曲曲,竟能给人一种游走在莱茵河上的错觉。白皮肤蓝眼睛的人们总能友善地看着你,用悦耳的德语和你道早安。中世纪的建筑风格保留到了现在,清一色的朱红房顶下却有参差不齐的墙色,雪白和斑黄交错地美丽着。在第一时间看到那熟悉的褐色木栅栏,走进去,点一杯醇香的咖啡当做新的一天的开始。恍然想起昨夜的啤酒馆里,他讲着属于他的童话。
    他也说,台北没有属于我的童话。我微笑着问他,慕尼黑会有我的童话吧?那答案能让我觉得慕尼黑就是终点。
    我也不会再梦了,可是醒着的时候在慕尼黑,若是在梦里又会到哪里去呢?猛然睁开眼,桃木盒子上,那些细小的凹纹刻着:台北飘雪,染白慕尼黑。
  

    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致藏匿于心底的一抹光


    如果记忆拥有一块橡皮,我将不再须臾看不见我自己。只要轻轻擦拭,便可将一切不幸的记忆抹去,所有本该忘记的将被提起,铭记的将被抛弃。我的心将会长长地休憩,不会再沉溺于过去的、未表露的、沉默的却又亲密的禁区。
    这是一个关于忘记与被忘的故事。Climentine厌倦了与约珥的单调生活和他分手了,但她发现自己无法忘记他,于是到了记忆消除所,消除关于约珥的一切记忆。作为一个局外人,我真想告诉他们:忘记不是最好的选择。
    约珥说他也没听说过这名字,他已伤透了心。所以,你,Climentine,不要再提起。你也早已不再是你了,我们看到活泼的橘红色的头发变成一片蓝色的废墟,是什么让你如此忧郁。你不知道吧。
    可怜的Climentine,你背叛了自己。从你踏进记忆消除所的那一刻,你的软弱与怯弱开始了对你的主宰。如果我是女巫,我将用最狠的咒语诅咒你,让你无法忘却,让善良敏感的心折磨你。
    约珥,不要忘记。即使她骗了你,但这是你的一切。这是你美丽心灵永恒的光阴。
    我的言语是多么无用,无论我怎样呐喊也无法逆转剧情。
    街景在倒退,他和Climentine在记忆的长廊上不断出现。约珥看着Climentine在自己的记忆中渐行渐远,这是他想要的么——欺骗自己,逃避过去。
   也许,我们都曾想过要逃避。因为现实太不安,太残忍,而自己又是那么脆弱。消除记忆,多么微妙的点子啊,和过去说再见,拥有新的人生,我们不再会为父母离异而颓泣,不再会为成绩不理想而忧愁,我们跃过了它,变得貌似乐观,貌似坚强。
   但不要忘记,你的心灵,你的人格不会因为记忆的消除而改变,你会选择同样的生活方式,比以往更加空虚与迷茫,只因现实不能与你的记忆联系。你会再爱,爱上同样的人。就像Climentine再次爱上约珥,你会选择同样的理想,因为它早已扎根在你心中。我们通过声音识别一个人,而人的气息是不会变的。我曾流离于各种各样的城市,或喧嚣或安详,或是夕阳西下水映金柳,或是垂垂夜幕歌舞升平。但我选择停留的总是它最最卑微的一隅——书屋,我所结识的也总是那样的人。过去已经扩散进我们的灵魂,你如何将灵魂抛开。
    过去的记忆于我更像是一抹光。静静洒下,温暖我,包容我。
    它是薄暮时透过雾蔼的鹅黄色的夕晖,是野渡无人时星星点点的光,是最温柔的呵护,是最宽容的港湾,是我心灵最美的阳光。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