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兰吟

静静为你,守候在那宁静的港湾。

 
 
 

日志

 
 

从“苹果”到“呵呵”到“Fuck”  

2013-06-19 15:25:56|  分类: 第三只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早发现,硕士生学位论文研究“呵呵”走红网络。

从“苹果”到“呵呵”到“Fuck” - 若兰吟 - 若兰吟

 

网络中一位南都记者是这样表述的。下面为原文引用。

一篇题为《网络会话中“呵呵”的功能研究》的硕士学位论文,突然在网上走红了。一个网上堪称“用烂了”的词汇,成了一篇硕士论文的研究对象,让很多网友大呼“神奇”。起初,有网友质疑这张封面照的真实性。但依据学术期刊网络的检索结果,南都记者很快证实了论文的真实性。

论文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一位名叫汪奎的2012届毕业生所写,目的是对网络会话流行词汇“呵呵”建构网络会话结构的功能,以及在具体会话语境中产生的交互语用义进行社会语言学研究。

“以往研究网络流行语的文章多集中于汉语的实词和短语结构上,对于‘呵呵’、‘哈哈’、‘吼吼’类使用频率相当高的虚词缺少关注。”作者在论文摘要中分析,实际上,“呵呵”这类词在网络即时会话中有着独特的意义和功能,还可以实现相应的言语行为。“对汉语日常口语语篇研究以及网络状态下自然语篇变异研究的推进有极大的借鉴意义”。

“能把‘呵呵’两个字写出一篇硕士论文的一定是强者啊。”随着论文封面照在网上流传,相关话题也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认为,研究这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词汇,“真是白交三年研究生学费”。

也有网友认为,“这个选题挺符合老师要求的‘小题大做’精神,应该是优秀论文”,“学位论文写成这样值得表扬”。与此同时,绝大多数网友简单还之以“呵呵”来作为转发和评论语,并逐步形成网络接力。

“作者躺着中枪遭来冷嘲热讽,甚是冤枉。”来自上海的一位老师在微博上说,国内研究“嘛”、“呵呵”和“你看”,国外研究“youknow”、“well”和“Im ean”的大有人在。其实,语言学就是用以描述、解释语言现象,此论文选题正常。“用我导师的话说,语言学研究本是富人自娱自乐的游戏”。

有网友也注意到,在这篇论文列出的参考文献中,就有诸如《语气词“哈”的情态意义和功能》、《“好不好”附加句的话语情态研究》以及《助词“呵”的语法演变》等类似的论文。

南都记者通过检索还发现,2011年,厦门大学中文系一位名叫卜源的硕士研究生和该系苏新春教授同样发表过一篇题为《网络聊天中的拟声应答词 以“呵呵”为例》的论文。作者认为,作为新兴学科,从语用学的角度对网络会话语言进行具体、动态的探讨研究,有助于对话语含义的深层研究,才能真正融入当今网络社会。

 

说实话,对于呵呵论文,仔细读来,从语言学研究的角度来看,发现确实是一篇不错的硕士论文。那为何还会类似郭MM一样,引发如此热议呢?这是需要大众深思的问题。

这让我想起牛顿与苹果落地的故事。正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读书的牛顿,回到了他出生的家乡林肯郡的小村庄,经常到他父亲的庄园里读书和散步。有一天,一颗苹果从他经常散步的苹果树上落下来,引起了他的思考,苹果为什么会落地呢?他怎么不朝天上去呢?肯定是有什么在牵引着它。在苹果落地的启发下,他发现了万有引力。这大约是1666年的事情。

我相信,在牛顿第一次与人交流他所思考的问题时,会有人认为他是疯子。因为只古以来,苹果都是向下掉,习以为常,有什么好奇怪的,有什么好思考的。一个堂堂剑桥大学生,来思考这些无聊的问题,有什么用?按照我们的评论,“真是白交三年大学学费”,父母花大量的钱供牛顿读剑桥,容易吗?最后像疯子一样去观察苹果,那不是疯子才怪!可正是这寻常得不能再寻常得苹果落地,使得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请问,万有引力定律是牛顿一看见苹果就顿悟到的么?他发现的万有引力,那么多的无聊的公式与框框,哪个商人原因开发呢?牛顿思考苹果问题的时候,能立马给他自己与他的家人带来经济效益吗?

我认为,这场“呵呵”论文的走红,并不代表一个新鲜的大问题,而是一个讨论了上百年的教育导向的问题,是一个人才培养的定位问题。杜威(1859—1952)曾严厉地批评传统教育的弊端。他认为其弊端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1)学校同社会生活隔离;(2)课程与儿童需要及现实生活需要脱节;(3)教学是灌输式的,学生充当消极的听众的接色;(4)教师在课堂上充当监督者或独裁者。这些弊病造成的后果是:(1)造成学校的最大的浪费,学校不可能利用儿童在家庭和日常生活中获得的经验;学校成为“书本的学校”:(2)破坏了教育的统一性,造成了儿童生命的浪费;(3)阻碍了儿童思维的发展;(4)由于传统课程教材本身不适应个人需要和个人能力而失去了教育价值;(5)课程和教学方法划一,使儿童失去学习的兴趣和动力;(6)造成教学双方在精神上的紧张。

但是杜威的教育,是广义的教育。呵呵论文,是高等教育,是研究生教育,它与普适性教育有着质的区别。研究生教育的培养对象,是培养专门的研究性人才。

这场“呵呵”论文的走红,并不是一个新鲜的大问题,而是一个纯学理研究与现实的实用之间的关系问题。学术,是指系统专门的学问,是对存在物及其规律的学科化论证。学术的含义类似于理论,纯学术就是指的纯理论。在科学研究上,有偏重于理论分析,仿真,推导,计算的研究,也有偏重于科学实验,产品开发等的研究。“纯学术”接近于前者。当然,至于在特定场合下的所谓“纯学术”可能还指纯粹的科学探讨,不设计个人情感,政治立场等的含义。纯学理为大家展示人类挑战逻辑思维与智力高度极限可能的一种途径。纯学术无论是否有眼前价值,至少有一个潜在价值:为今后的科学发展提供基础和工具。现在没用,不代表以后没用。

从某个角度讲,学术界象极了金庸笔下的武林世界。练武可以防身,学术也可以养家糊口;练武可以当武林霸主,学术做的好也可以象现在大家看到的一些榜样一样,名利双收。而且你去看。还有其他方面很象:一般武林盟主都不是武功最强的,最强的都在隐居,学术界是否如此?

 

这几天正在阅高考卷。有人爆料说,有学生的英语作文全文如下:“FUCK。阅卷老师,你给我多少分,你就活多少岁!”阅卷人无论如何,都只能对此作文给予应该的分数。从简单的生物生存角度看,学生是没有必要学英语的。但这是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才选拔!

 

对于教育,如果要求一个小学生去研究“呵呵”,那是应该口诛笔伐研究者与导师;如果把一个专门研究语言学的学生(研究生)作为质疑与嘲笑的对象的话。我认为研究者与导师到无可厚非,倒是那些质疑者真应该被“呵呵”或者fuck。从语言学的角度去思考“呵呵”,那是对智慧的挑战,但是从拜物教的角度的看“呵呵”,那只有落得某些人的“呵呵”了。

 一个嘲笑思考的拜物教当头的。。。只能是呵呵到FUCK。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