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兰吟

静静为你,守候在那宁静的港湾。

 
 
 

日志

 
 

豆花香  

2013-09-23 17:18:31|  分类: 老外公麻辣味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豆花,白白嫩嫩,辅之于香辣的油碟调味,入口即化,仔细回味,清香中略带涩味,继而甘甜。故川人特别喜欢。以前,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豆花馆。

    重感冒,吃啥都没胃口。有人提议,去吃小面,地道的重口味。不小心,把车开车了市区,于是决定到小县城去吃小面。到了县城,居然找不到停车的地方。于是,只好开着车瞎逛。好不容易找到停车地方,停下,慢慢找小面馆。

    终于在一条小巷的转角处,发现一家牛肉面馆,虽然正值吃午饭时间,但顾客很少。凭经验,吃饭高峰期顾客少的店铺,一般来说味道不怎样。继续前行,“盐井豆花”,一家只有十来平方的小店,里面顾客满座,那热气腾腾的豆花,诱惑着。“改吃豆花吧?”

    碰巧有俩位吃完付账,那我们就赶快坐下。“两碗豆花!”“來咯,豆花两碗。”老板娘的声音清脆响亮,把尾音拖得老长老长,略有转音,似喊似唱,倍感亲切。

    很快,两碗豆花上桌。白生生的豆花,碗里溢出酵水,呈淡淡的绿色,喝一口酵水,涩涩中略带甘甜,老板娘端上油碟,迫不及待地开吃。吃豆花是有讲究的,先把豆花挑一团在油碟中,轻轻沾一沾调料,送入口中,麻麻辣辣,香辣可口。不对,这次的调料味道特别,入口有一股鱼的香味,仔细查看调料,发现调料中有一种切得很细的叶子,回忆起来,那是一种土语叫鱼香的草的叶子。几十年没有吃到这种口味。好吃好吃!

    “老板,上两碗米饭,一个素菜,一个你们的特色鱼。”

    “來咯,米饭两碗,炒素菜一份,一份麻辣炒鱼片。”老板娘的吆喝,一半说给顾客听,一部分是说给厨房的厨子听的。

 

 

    吃着鱼香草调料,不知不觉,思绪飞扬。对我而言,鱼香的味道就是父亲母亲的味道。

    那是上个世纪70年代,当时的物质比较匮乏,特别对农村而言。记得在秋天,大豆成熟的季节,大豆在我们当地称为八月黄,秋风一来,大豆的叶子开始变黄,几天下来,就掉在地上,只剩下饱满的大豆豆荚在秋风中荡秋千。这时,父亲母亲带着哥哥姐姐,到天边土中拔出大豆,用稻草捆成一把一把的,再挑回家,放在房前屋后有树的地方。等大豆杆全部运回家后,父亲就爬山那些比较高大的树上,把大豆杆交叉一摞一摞地架在树上。父亲架出的大豆摞子,我觉得挺漂亮的,一直能架到树梢上,让树顿时变得庞大起来。哪家房前屋后的大豆摞子高,大豆摞子多,就说明这家的男人能干。其实,架大豆摞子真的是一门学问,码得不好,现场就会滑落,根本码不上去,勉强往上摞,也摞不高的。

   大豆收获的时候,我家往往会留下一部分,现场爆出大豆。那也就意味着有豆花吃了。所以,每年春天播种大豆的时候,我就盼望着站在树底下,看爸爸在高高的树上摞大豆,那时觉得父亲真的好厉害。

    父亲母亲摞大豆,哥哥姐姐忙着搬运大豆杆,我的任务就是去家门前的水塘坎上找鱼香。鱼香草的外形与薄荷很像,只是叶小一点,叶子的颜色呈深绿色。说起那水塘坎,真的是应有尽有,在我看来。有藿香,有紫苏,有木槿花,有黄花,有侧耳根,有野芹菜,有马兰头,当然更有拌豆花的鱼香草了。。。。。。

    母亲把爆出的大豆洗净,用石磨磨成浆,再用土布把豆渣过滤出来。滤豆浆其实挺好玩的。在房屋架子上加一个四角的木架,把正方形土布四角固定在木架的四角上,石磨磨好的浆倒入土布网中,白花花的豆浆就一股一股地流出来,然后不停的沿着固定的方向摇晃木架,豆浆出来了,豆渣也被晃成一个圆溜溜的球。当然,手不巧的媳妇,豆渣是要不成球状的。

    母亲把滤好的豆浆房子大锅里煮,一定要煮滚,然后再用碱水点豆花。点豆花不能心急,要把碱水慢慢地放入豆浆中,让豆浆慢慢变成花状,再加碱水。反复操作此过程,直到豆花全部凝固为止。点豆花一是要注意豆浆的温度,二是碱水加入的速度,豆浆太热与太凉,点出来的豆花会很少。放碱的速度太快,太多,点出的豆花也很少,全部变成酵水了。这就考这就女主人的观察力与感觉了。后来上学学了化学,知道这原理就是蛋白与碱凝固,很简单的道理。

    你想想看,要吃一顿豆花,多不容易啊。所以,经常我是找回鱼腥草,再到哥哥姐姐跟前凑个热闹,在父母眼前晃悠晃悠,基本就天黑犯困,上床睡觉了。

    梦中,闻到豆花的清香,自己正在吃豆花呢。怎么,眼前有亮光在晃动,鼻子也无法呼吸。。。“幺儿呢,起来吃豆花啦,不然哥哥姐姐吃完你就没得吃的咯。”耳畔响起父亲的声音,原来是父亲一手在捏我的鼻子,一手拿着煤油灯在我眼前晃悠晃悠。

    半梦半醒间,吃着新鲜辣子和鱼腥草舂成的辣酱,白生生的溢着酵水的豆花,看着舒服,吃着真香。睡虫早已跑得无踪无影,有时妈妈还好炖一只土鸡,有时会有糖炒豆子。

    有时,我会傻乎乎地问:“哥哥,我们这么早吃饭,要去哪儿啊?”引来一阵哄笑,那是晚饭啊!

 

    “你在发什么呆啊?豆花都被我吃完啦!”

    我也在发呆吃豆花。如今,父母已经离开人世三十多年。鱼香豆花,对我而言,就是父母的味道。那天正值中秋,我在老家的县城里吃着鱼香豆花。也许,过段时间,我们又将选择离开故土,远走他乡。

    对家乡的味道,总是与豆花联系在一起的。记起20多年前,远离故土,回到老县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三江汇合处的桥头小店,吃上一碗豆花,再回家。如今,桥头依旧是桥头,只是那店铺早已拆迁,无影无踪。留在我们记忆深处的,就是那浓浓的豆花的香味。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