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兰吟

静静为你,守候在那宁静的港湾。

 
 
 

日志

 
 

味道  

2014-11-04 10:49:13|  分类: 河床摇篮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一从英国剑桥留学归来的朋友,收到从京东商城购得的快递。她迫不及待地打开,就一个小布袋子。她的第一个动作就是,送到鼻子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神情,有陶醉,有回味,更多的是满足的微笑。“啊,终于又闻到了这熟悉的清香味,我久违的味道。”

        就是一个普通的薰衣草花的香袋!在我看来,极为普通,我也闻了闻,就是薰衣草花存放太久,少了那种水淋淋的田野的芬芳,布袋里就剩下淡淡的淡淡的草的味道,比起我办公室周边的桂花,那简直无法相提并论,桂花的淡雅,桂花的娇小,桂花的或洁白或金黄,这淡淡的干布袋薰衣草香,真的,干花怎能与鲜花同日而语!

        朋友一边闻着薰衣草布袋,一边自我陶醉回忆那广袤的原野,那自在宁静的小镇道边,道路两旁都是淡淡的紫,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薰衣草花淡雅的香味。那里,曾经有她追梦的十年,有她奋斗的十年,有她抛弃尘土,宁静地在知识的海洋中自有翱翔的十年,那是她生命中重要的一个阶段。慢慢地,我有点理解她为何对满庭的桂花充耳不闻,牵挂地还是那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即便是干花的味道!

Lavender’s Blue

Lavender's green, diddle, diddle, Lavender's blue

You must love me, diddle, diddle, cause I love you,

I heard one say, diddle, diddle, since I came hither,

That you and I, diddle, diddle, must lie together.

薰衣草绿色,滴答滴答,薰衣草蓝色,

你必须爱我,滴答滴答,爱你就是我,

我曾听人说,滴答滴答,自从我来这,

你和我俩个,滴答滴答,肯定一起过。

味道 - 若兰吟 - 若兰吟 

这让我想起,小女儿时的趣事。那时,她不到两岁。我家孩子,是我独自带大,孩子爹在外地求学。一天晚上,贪玩的我,好想在朋友家继续玩,但女儿到了睡觉时间,瞌睡得上眼与下眼不停地拉手,头强抬起来又低下去,抬起来又低下去,把一旁的朋友笑得前仰后合。可是,大家正在玩的劲头处,我走就缺人。于是,这些熟悉的叔叔阿姨们集体动员女儿,就在阿姨家睡觉。但是,无论如何,女儿都不答应。无奈,只得顺从小女,回家。后来,问平时听话的女儿,为何坚决不在阿姨家睡觉?答曰:“阿姨家没有我们家的味道!”

味道 - 若兰吟 - 若兰吟 

说起味道,此刻我眼里噙满泪水。

上周六晚上,看罢姜育恒的演唱会回家,已经是晚上十点过。此刻的我们还没吃晚饭,呵呵,够装酷了一次吧,没想到一大把年纪也当了一回追星族。孩子爹说,要不在外吃了再回家,考虑现在的食品安全,我还是坚持回家吃,哪怕凑合也觉得放心。

于是,做了一碗地道的重庆小面。调料是蒜粒,辣椒油,花椒粉,芝麻油,麻籽油,加上正宗阆中醋,那口味,不比街上的重庆小面排名第一的老太太小面味道差。孩子爹一边吃,一边说,怎么厨艺大增?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好吃的小面!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吃,甚至把面汤都一股脑喝光,更加确信这小面确实好吃。问他,还吃吗?需要的话,再做一碗。答曰:“饱了,但确实很好吃,这是我吃过的你煮得最好吃的小面。”

我眼里装满了泪水。“知道为何这面好吃么?我有一天,清理冰箱,找到一瓶妈妈给我们舂的花椒粉,用瓶装得很好,瓶盖处还用密封圈密封过,浓浓的花椒香还保留的很好。所以,这小面,就特别香。”

说起母亲,孩子爹沉默了。母亲大病一年有余,住院的当天还在给孙子炖芋头鸡。现在的母亲,除了眼睛还能转动一下,其他什么能力都没有,唯有生命体征还在,用医学术语来说。

再也不会有母亲做的花椒粉,再也吃不到母亲煮的酱爆鸭子,再也吃不到母亲做的小面......说实话,我也是找到花椒粉之后,回忆着母亲怎么煮小面,才终于调制出这种类似母亲小面的味道来的,我自己已经吃过几次,都是孩子爹不在家时图方便,想着婆婆,想着处处替他人着想的母亲,触景生情,终于煮成了一道类似母亲的味道。

那半瓶花椒粉,我又放进冰箱,储存着,留个孩子回家再吃。对孩子来说,那是疼爱她的奶奶的味道!

味道 - 若兰吟 - 若兰吟味道 - 若兰吟 - 若兰吟

 

   张忆先生的《国早》是这样结尾的:一路走着,我感觉像走过了一部历史。远的近的,一一展现于眼前。只见胡同里的榆树叶子,正在黄去,而落在地上一堆堆的,像是正在燃烧着的,祭奠着从前的冥币。有那么一刻,我和朋友的脚步轻了,甚至停了下来,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一回头,我看见了胡同的尽头,有烟雾在缭绕,这也许就是过往的人和事,以及物。

备注:张忆先生,一位旅居加拿大的华人。《国早》,记录的是他国庆期间离开北京,回加拿大乘飞机当天,在北京的早餐。 

我也借先生的妙笔,作为短文的结尾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