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兰吟

静静为你,守候在那宁静的港湾。

 
 
 

日志

 
 

老党员(一)  

2017-01-11 11:25:0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党员,确切地说,这人是我身边非常熟悉的人。
        冬日的午间,雾霾与阴冷融合在一起。一位知识分子家中,正在吃午饭。餐桌上共有4人,老党员,丈夫二子(老党员的儿子),妻子梅子(老党员的儿子媳妇),纯真(老党员的孙女)。洁白的大理石餐桌上,午餐真的简单:一份鸡蛋羹,一份油煎花生米,一份炒蔬菜,一个蔬菜汤。几碗米饭。已经是中午一点多,大家都有点饿,吃得比较安静,也有点急。
        老党员又一次掏出用陈旧的塑料口袋包裹的红本本,鲜红鲜红的,崭新的,那是他的党员证。吃了一口饭,静静的望着他的党员证,摆弄着他的党员证。“我可是正大光明入的党,我那时入党既不送礼,也不写申请。。。。。”
        老党员的党龄是很长,应该是上个世纪50年代入党的。具体年月,他自己也记不准确,其他人也没有在意。
        “这饭,这鸡蛋羹又老又硬。”老党员发话。
        没人理睬老党员,大家继续吃饭。下午两点还要上班,中午休息俩小时,梅子花四十分钟匆忙赶回家,家里冷锅冷灶,知道一如既往地等着梅子做饭。一到家,梅子知道,第一要务是马上煮饭,伺候一大家人吃饭,特别是老党员吃饭。现解冻冰箱里的肉食,已经来不及,只有鸡蛋羹和炒蔬菜最快。半小时,简单的饭菜上桌。
        “这饭,这鸡蛋羹又老又硬。”老党员继续发话。
        没人理睬老党员。
        梅子需要赶快吃完午饭,乘公交敢去上班。出发前,对女儿纯真说,饭后你洗碗,妈妈坐车要四十分钟,快迟到了。
        女儿纯真,刚刚休假在家,其实,也没休息,正在白天黑夜地赶编程序,为一个参赛项目。由于晚上熬夜,早上会晚起。纯真悄悄告诉梅子:“妈妈,爷爷会在我房间门口大声喊,纯真,起床来给我煮早饭,早该吃早饭了,这么懒,还不起床。”纯真有几分委屈,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爷爷不喜欢她,不是因为纯真不是亲生的孙女,而是因为纯真是孙女,是女孩。老党员不喜欢女孩,老党员从小就不喜欢纯真,在纯真的记忆里,唯一一次被父亲揍,是因为老党员的孙子在纯真家,要抢纯真的奖牌,纯真舍不得,就不给,老党员护孙子心切,就要打纯真。二子无奈,只能打自己的孩子。这件事,纯真在与同伴玩真心大实话游戏时,还伤心提起。其实,纯真已经被国外某大学录取,即将出国留学。
       纯真没办法,揉揉惺忪的双眼,起床给老党员煮早餐。更多的时候,是梅子6点钟起床,给老党员把早餐煮好,热腾腾的早餐端在桌上,请老党员吃饭,老党员不理不睬,也不搭理,直接坐在桌上吃饭。
        早餐的标准是:两个鸡蛋,一个馒头,一碗麦片芝麻粥;或者两煎鸡蛋,一碗面条;汤圆里俩鸡蛋,或者是水饺。。。。。。。。

        老党员,今年近八旬。身体硬朗,耳聪目明,除有点高血压之外,没有任何身体不适。近三十年来,他的生活就是吃饭,看电视,睡觉。
        说起,老党员也是贫寒人家出生,在上个世纪,贫寒出生,就是家庭出生成分好--贫农嘛,加上读过高小,算农村中少有的识字人员。出生好,是革命的红苗,能入党。婚前,家里两间破茅草屋,结婚当天的一套衣服,是向同村当小学教师的远方堂哥借的。新媳妇进门的第三天,收借款的人,来向新媳妇收老党员结婚以及曾经的借贷。新媳妇留着眼泪,变卖娘家陪嫁,再白天外出地里干活挣工分,晚上替当时的缝纫社锁衣服纽扣,还悄悄在集市上买小猪,精心喂上几周,再到集市上卖,赚取中间的差价(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这种中间的倒买倒卖,赚取差价,叫做投机倒把,那是要戴高帽子,被批斗的)。经过新媳妇一两年的努力,终于还清借贷。
      老党员也会到农村的地里干活,只是早上出去,怀中藏一本三国演义,在背人处,偷偷读小说,待到收工时候,回家吃饭,有新媳妇在家,家里终归有点家的样子,而且这是新媳妇还怀中孩子。
        生产队里的人拿老党员没办法,老党员有文化,党章背得很熟,口齿伶俐,能说会道,会把故事讲得头头是道,很吸引人,什么都能上纲上线。对于那个文盲繁荣的时代,有人吹牛,也算是一种文化生活吧。经常是田间的社员,站着听老党员大侃刘备曹操,张飞打岳飞,打得满天飞。梅子最熟悉的故事是九龙杯的故事。说,尼克松访华,毛主席用九龙杯给尼克松敬酒,尼克松被九龙杯吸引,悄悄藏下一个九龙杯在列宁服的口袋里。尼克松是何许人啊?美国总统。他拿九龙杯,怎么算是偷呢?这九龙杯啊,是纯金打造,上面还有九条龙,精致又漂亮。龙啊,那是真龙天子,会飞,然后就不知飞到那边天去了。每讲一次,一个版本。主题始终是尼克松偷了咱毛主席的九龙杯。
        社员有意见,只能是背地里骂,只能把他的工分降低,在大寨大站的岁月里,贫下中农,而且还是党员同志,是不能被欺负的。所以,老党员,每年,每天都是有工分的。尽管每年的工分,还不如新媳妇多,有时还没有新媳妇的一半。那时的农村,工分是与口粮挂钩,工分少,分得的粮食就少,那孩子老婆父母,裤带得勒紧点。一个全劳动力(农村称男性劳动力)的粮食收入不如他老婆,新媳妇也委屈啊。但是这门亲事是新媳妇母亲一定要同意啊,所以新媳妇偶尔也要回娘家背点吃的来解燃眉之急,丈母娘家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实在不行,还得明目张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