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兰吟

静静为你,守候在那宁静的港湾。

 
 
 

日志

 
 

没有家谱的老妪  

2017-06-19 16:13:4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你越近的地方,路途越远;最简单的音调,需要最艰苦的练习。

--泰戈尔

清明节到了,很多家族的祭祀活动开始。有开始重续家谱,有开始祭奠祖宗,在破四旧破了几十年之后,国家又解除禁令。有人说: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儿童遥指杏花村。年的广州,清明时节是乌云压顶,大雨倾盆,有时白天如同黑夜。 今年的云贵川一带,在这同样的时节,尽管过四天就是清明,却是春光明媚,惠风和畅,鸟语花香,这样的天气持续了一个多月,据天气预报预测,将继续持续下去。

师母是贵州人,年过七旬,满头银丝, 温柔宁静,一脸的祥和。师母与儿子孙子生活在一起,一家人孝敬母亲,幸福也洋溢在师母的脸庞。目前,师母在广州的某重要城市生活。清明节到了,勾起了她的心病。看着忙碌的儿子媳妇,看着活泼可爱的小孙子,师母满心欢喜;但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特别是清明节一天天临近,师母会悄然落泪,黯然神伤。

那是去年的春天,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一群学生围着老师,畅谈登山途中的逸闻趣事,尤其是女孩们,叽叽喳喳,热闹非凡。有人悄声说:遗憾啊,要是今天师母与我们一起登山,那才真的是全家福。没有人回应。

 “傻瓜,据小道消息说,老师离婚了!一脸的惊愕,一脸的茫然失措,凝固在说话者的脸上。悄然细语,犹如惊雷,雷到了听见此消息的所有的人,用晴天霹雳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一年过去,在某小范围杂志上,刊出一则遗嘱:感谢夫人对我的悉心照料,使我在患病期间感觉温馨。虽然她小我近二十岁,但是对她的一往情深,我除了感谢还是感谢。对于我死后的财产分配:某地的房产留给夫人,存款若干留给儿子。特立此遗嘱。

熟悉的人感到惊讶。首先,老师尽管这一两年身体偶尔听说生病,但是也没到需要立下遗嘱的阶段,更没到需要向外界公布遗嘱的阶段。其次,此师母非彼师母。大家熟悉的师母,是那位满头银丝,对老师体贴入微的师母;是那位做任何事都要特别观察老师脸色的师母;是那位对待学生像自己儿女的师母。这才是大家记忆的师母。而此师母,大家从未谋面。

按照族规,离婚的妇人,算是被遗弃的妇人,就应该从夫家的家谱上删除。按照族规,嫁出去的女儿,犹如泼出去的水,应该从娘家的家谱上删除。

师母曾是家谱上的骄傲。美丽的娇娘,娴熟温柔,知书达理,那踏破门槛的媒人,曾是娘家族谱上的骄傲。

师母曾是家谱上的骄傲。一进夫家,很快抱得儿子,接下是美丽的女儿,为夫家添丁旺庭,更有喜事是丈夫金榜题名。大家都夸师母具有旺夫相,旺夫运。那接二连三的喜事,一件件一宗宗都仔细地记录在夫家的家谱上。师母,曾是夫家家谱上的骄傲。

如今,一个年过七旬的才离异的老人,基本上可以说作为贤妻娘母伺候丈夫一辈子,终被扫地出门。师母身体看似硬朗,其实因为丈夫的无视,加上师母本身的要强,硬朗的外表下掩蔽着千疮百孔。师母从三十多岁起,就有晕病,多方治疗无果,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病越来越频繁。这样,师母就没有年轻时候那么好的精力全权处理家务琐事。看着略显凌乱的家里客厅,厨房,老师的脾气越来越大,要么离家出走,要么夜不归宿,要么一到家就关在书房,有时是在整理学术思想,有时是在与某人热火朝天地聊寄相思之苦,初心之痛,现在重拾初心,欲坚守初心。

那是两年前的初夏,天气闷热,天阴沉沉的,看似要下大雨。一丝风都没有,石缸里鱼焦虑地浮出水面,张着嘴一口一口地呼吸,草坪边缘,一串串蚂蚁前赴后继的迁移,蚯蚓在草坪边上的石头上蠕动着,不时有轰隆隆的雷声。闷,特别的闷。师母感觉特别的闷,四肢无力,脑顶发麻,按照惯例,师母自己知道今天的眩晕特别严重,弄不好要晕倒在地。师母连忙用手扶着沙发,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因为一旦活动,很可能摔倒在地,导致意外发生。老师,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在微信与人闲聊。对于师母的异样,他也许看见也许是视而不见。师母意识里是要坚强地站立,但是腿部无力,最后选择瘫坐在地。老师霍然声气,“要死就早点死,莫在这里装死害人。”但还是骂骂咧咧走到师母跟前,欲拉起瘫坐在地板上的师母。

对于晕倒在地的病人,最好的办法是让病人慢慢自己缓解,再做下一步行为。师母当然听见老师的咒骂,寒心。大声反抗“不要你管。”老师退至沙发坐下,继续一般看电视,一边聊手机。师母清楚,晕厥,很容易导致瘫痪,其实最好的结果也是最快的结果,就是脑溢血当场死亡。但是,如果脑溢血没死,瘫痪的话,师母真的是要遭罪可怜了。现在仅仅是晕厥加剧出现频繁,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照顾,自己还在像佣人一样伺候他人,都是这般辱骂;一旦真的瘫痪,那真的是生不如死。最后,无论有多少不舍与不忍,无论有多少怨与恨,师母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婚。

既然离异,肯定要出夫家的家谱上删除。如今,一位年过七旬才离异的女儿,早在50年前,就以郎才女貌的风光,大张旗鼓的嫁出去,50多年前就从娘家的家谱上删除了。时代经历了民国,经历了这样的革命和那样的革命,在儿孙满堂,白发苍苍的时候,又怎能重新回到娘家的家谱上?还有,这满堂的儿孙,他们的应该记在那家的家谱上呢?

娘家依旧,娘家的家谱依旧在续写。可是,被从家谱上续写完结的嫁出50多年的女儿,怎能重新续写进家谱,如果写进去,这是家族的耻辱。

夫家依旧,夫家的家谱依旧在续写。老师的新夫人,照例要写入家谱。这年过七旬才被扫地出门的媳妇,理所应当地该从家谱上删除。如果再保留,家族中的某些人,在这一夫一妻的游戏规则里,怎会有俩位夫人,如果这样写,也是家族的耻辱!

 师母有家谱么?按理说,每一个人都有对应的家谱。这老妪有家谱么?按理说,女儿出嫁对应进入夫家家谱。这老妇人有家谱么?按理说,出嫁的女儿,娘家家谱中不能记载。按理说,扫地出门的媳妇,夫家家谱中应该删除。

娘家不能,夫家删除。师母,这个老妪,这个儿孙满堂的老妇人,按理说,应该没有上家谱的地方。于是,这老妪,就成了一位不能写入家谱的老欧。

在这大雨倾盆的季节,在这举国上下回家祭祖的时刻,师母不知道自己能归属哪个宗族?在这阳光明媚的季节,在这举国上下回家祭祖的时刻,师母不知道自己有哪个宗族可以接纳?在这儿孙满堂的假期,在这举国上下回家祭祖的时刻,师母不知道自己的满堂儿孙能在哪里祭祖?

夜,悠长悠长;夜,漆黑漆黑。辗转反侧,还不能让儿女们知道自己的悲哀!

清明时节泪悠悠,

他乡妇人魂漫游。

明知美酒家中有,

满腹困惑伤心中。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