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兰吟

静静为你,守候在那宁静的港湾。

 
 
 

日志

 
 

母亲啊,母亲  

2017-09-28 15:52:0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回来了,带着几个玉米面的窝窝头,一把两斤重的挂面,一身的尘土,一脸的黑灰,一头的泥土。她把最小的女儿(刚刚会走路,两岁多),搂在怀里,小女儿惊恐地看着母亲,不哭不闹,乖巧地依偎在母亲的怀里。母亲喃喃细语:“女儿啊,要是妈妈要是晚一天回来,你说不定就被牛踩死了。我可怜的孩子。”母亲把小女儿搂得更紧,眼泪顺着瘦削的脸颊,簌簌往下流。
        还没进家门,就听见邻居说:“娴舒啊,你终于回来啦。你小女儿放在装在窝中(一种装谷子的容器,竹篾编制而成,箩筐里面装满稻草,垫上旧布,把不会走路的小孩放在其中,盖上简陋的单衣什么的,在四川一带流行,统称箩窝),箩窝放在牛圈。哪知你女儿一动,把箩窝翻过来,女儿被扣在箩窝中,牛在牛圈里踱来踱去,真害怕她被牛踩着,还是邻居听见哭声把她抱出来。”母亲瘦弱的身体一震,没有语言,只是把女儿抱得更紧。
        其他五个孩子,听说母亲回来啦,都欢天喜地地跑到母亲跟前,大儿子十二岁,微笑着望着母亲,一声窃窃地“妈妈”;二儿子十岁,一溜烟跑到母亲跟前,靠着妈妈的后辈;三女儿四女儿叽叽喳喳地笑着,“妈妈,妈妈”;五儿子蹒跚着,朝妈妈飞奔,五儿子那年四岁。这一窝小猪猪一样的孩子,花着脸,衣服扣子不全,齐刷刷地围着母亲,看见母亲就是救星。母亲把这一窝小猪猪拉着自己跟前,把几个窝窝头分成几小片,喂给自己的孩子们。
        母亲让大儿子照看妹妹,自己急忙找来水桶,去老井挑来水,倒在大大的木脚盆中,把三到六,统统扔在木盆里彻彻底底地从头到尾清洗一遍,顿时啊,几个俊俏的孩子出现在母亲面前,小淘气女儿还在木盆里玩水哗啦啦玩水。农家小院又充满了孩子们鸡飞狗跳的生机。大儿子和二儿子,被妈妈要求自己到池塘里去洗澡,并嘱咐一句,赶快回家吃面条。
        母亲安顿好六个儿女,推门走进低矮的茅草房灶房,冷锅冷灶。米缸里空空的,缸口挂着几丝蜘蛛网。面粉口袋也是空空的,上面有一层黑乎乎的稻草灰。母亲顺手拿起口袋,在灶台边缘上弹打几下,噗呲噗呲的声音,给寂寞冷清的灶房增添了生机。“你们爸爸呢?唉,指望他又何用?能指望他什么呢?”“不知道爸爸去哪里了,他说让我们自己去找吃的。”“爸爸在洗服氹坎坎边偷偷看《水浒传》”。大儿子二儿子洗澡都回来啦,母亲看了一眼,对大儿子说“老大,来烧火,妈妈煮面条你们吃。老二,对照看小妹妹,当心她莫摔跤。”
        刷锅的声音,拉风箱呼哧呼哧的声音,猪圈里猪儿的轰轰声,构成一曲美妙的交响乐,让这个清冷的灶屋顿时红火热闹起来,充满生气。五月初,初夏,微风习习,面条在锅里翻滚,犹如白龙过江,上窜下游。滚滚热气,在锅边飘逸飞扬。没有其他的调料,母亲找到些盐,还有几个新鲜的辣椒,母亲把辣椒剁碎,拌上盐,作为面的调料。九个碗,一溜的排成两排,母亲把面条均匀地分成九分,小女儿是一个小小的搪瓷碗,只放食盐,没有辣椒。老二,去喊你爹和奶奶吃面条了,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农闲,太阳西斜,也快下山啦。农家没有计时手表啊,时钟之类的东西,那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大家都不知道手机为何物。农家计时,就靠观察太阳的升起与落下,来估计时间。
        “妈妈,面面,肚肚饿。”小女儿稚嫩的声音。母亲一手抱过女儿,挑起面条,在嘴边吹一吹,小女儿眼睛滴溜溜地随着面条起起伏伏,小嘴巴张得圆圆地,就像画片上等着鸟妈妈喂食的小鸟一样,眼随面动,嘴一直张着,叽叽咋咋等着喂食。母亲噙满泪水,温柔地说:“慢点,等等,烫。”“一匹天下无难事,再难也怕有心人,没有撑不过河的船。”母亲不识字,没文化,但是这几句话,成了母亲的精神支柱,母亲时不时地用它们低声鼓励自己。长大后,我猜想,这话应该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再难划的船,没有有过不了的河。”
        “妈妈,你这几天去哪儿了吗?我们都好想你。”老大急切地问。“妈妈送表姐去贵州遵义了,表姐出嫁到遵义。”“你还会去送表姐吗?妈妈”老大的声音有些怪怪的。呼,呼,呼......吃面的声音顿时安静下来,儿女们瞪着眼睛,望着母亲,母亲个头矮小,四十来岁,就1米5多一点,大约就八十多斤吧,短发,人中长,小小的眼睛,有点丹凤眼的气场,很有神。怎么都把这么一个小个子女人与眼前这六个儿女联系起来,尤其是那个老二,都快有母亲一样高,体型还比母亲大,一看就是一个高个子的胚子。没有吃面条的声音,甚至没有呼吸的声音,灶屋里静静地,大家都在等着听母亲的回答。“送哪个送,赶快吃面条,不然等会溶在一起了。老大,老二老三,这几天去上学没有?明天早点起床,吃完早饭去上学。”
        “可是,每米没面什么的,明天早上有什么吃的啊?”
        “不用你瞎操心,该吃饭就是要吃饭,不吃饭饿死啊。”母亲少了刚刚的温柔,大声吼起来。老二,弟弟妹妹吃完后,你洗碗,我去扯猪草喂猪。”
        母亲背着一个比她自己大几倍的背篓,匆匆出去。家里,一群小猪一样的孩子,自己在院落的玩耍。最小的妹妹扶着箩窝边缘,闭着眼睛,头低一下又抬起来,低下去又抬起来,一幅迷离可爱的样子。老大把妹妹抱起来放在简易的床上。其他几个在院长的玩杀国游戏(一种追逐奔跑的游戏)。天黑了,玩疯了的弟弟妹妹们累了,自己爬到床上睡觉。农家院落又安静下来,只是猪圈里的猪,轰轰轰轰叫得更加厉害,也许,猪真的是饿慌了。老大,坐在门槛上,背靠着门框,眼巴巴地望着远方,耳朵竖的老长老长。
        只见妈妈背着满满的一背草,右手提着一个白色的布袋子,里面装着什么不知道,袋子上半截是空唠唠的,但是也有小半袋子吧。“老大,还没去睡啊,来,帮妈妈接着袋子。”老大接过袋子,不是很重,放下心来,嘴角悄悄露出微笑。“等妈妈回来,我就去睡了。”
        鸟儿飞过竹林,鸣叫欢歌在农家屋顶,那是农家的闹铃。孩子们迷迷糊糊地起床,木桌子上还点着煤油灯。碗已经放在桌上,筷子一把堆在桌上。洋芋坨坨汤汤里,有零星的几粒饭粒,米汤稀稀地,不粘稠,还冒着热气。哇,还有生拌的空心菜梗,绿油油的,还有青辣椒的香味。灼灼嘴巴,美味,美味,有母亲的日子就是好日子。呼呼呼,咋咋咋,一会功夫,木桌上的食物一扫大半,空碗,筷子凌乱地放在桌子上。上学去,读书去,上课莫说话哦。”母亲叮嘱道。
        老二心眼细,别看是儿子。悄悄拉着母亲的衣角,“妈妈,你一定不能再去送姐姐出嫁了。妈妈”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好,赶快上学去,要迟到了。”

        几十年后的夏夜,与母亲坐在院子了。母亲轻轻讲起送表姐出嫁的经历。表姐估计是被人买到贵州遵义的什么地方。母亲送去的时候,表姐夫家在大山上,独门独户,家里有五口人,一个老母亲,四个儿子,大儿子近50岁,表姐夫30多岁,还好,在当地管理修水库。“你表姐是市区的妹儿,漂亮哦,白净的皮肤,大大的眼睛,还有一条长长的辫子。”但是,好像表姐后来又跟着其他什么人跑了。母亲送完表姐,趁黑,借着月光,听着火车的声音,走到铁路边上,沿着铁路,走到綦江,走到小龙坎......再走回家的。
        要不是想着你们这一窝啦孩子,我也会留在贵州的,他家的人其实蛮好,每顿至少有苞谷和洋芋吃。想着你们这一窝啦,我会悄悄流泪,趁着有月亮的夜,依稀记得去时的山路,一直往山脚下走,终于找到铁路,终于回来。妈妈有时会悄悄给我讲起这段经历。
        随着我自己岁月的渐渐老去,我越来越能理解母亲的离去,她的离去需要好大的勇气和决心。我也佩服母亲,最后她选择了归来,归来的母亲其实需要更大的毅力和勇气。面对那样一个有且无的丈夫和婆婆娘,还有六个嗷嗷待抚的孩子。生活的无助,生活的艰辛,重重地压在母亲那羸弱的肩膀上。一个女人,一位好的母亲,是家的定海神针,要是没有母亲,要是母亲没有回归,真不知道我们会是怎样的人生。
        如今,遗憾,母亲已经离我们而去。
        “一匹天下无难事,再难也怕有心人,没有撑不过河的船。”母亲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母亲啊,母亲。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